主页 > L地生活 >用 7 行 code 赚 3 千亿台币的超级新创:与 Pay > 正文

用 7 行 code 赚 3 千亿台币的超级新创:与 Pay

用 7 行 code 赚 3 千亿台币的超级新创:与 Pay

最新的富比世富豪排行榜中,微软的比尔盖兹连续四年蝉联全球最有钱的人,资产达 803 亿欧元;而巴菲特排名第二,资产是 704.4 亿欧元。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出炉了!是 28 岁的 Patrick 及 26 岁的 John Collison 这对爱尔兰兄弟。

他们在 20 岁就创立了线上金流公司 Stripe,而富比世估算他们在 2016 年的个人身价已达到了 10.2 亿欧元 。富比世指出,26 岁的 John Collison  是目前世界上最年轻、白手起家成为亿万富翁的人。他只比 Snap 共同创办人 Evan Spiegel 小了两个月,而世界上 30 岁以下、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也就只有 Snap、Stripe 这两组年轻人了。

自从 2011 年公开对外募资,Stripe  已经从投资者拿到超过 4.5 亿美元的资金。 这些投资者包含 CapitalG、General Catalyst、VISA、美国运通、PayPal 共同创办人 Peter Thiel 及 Elon Musk。

而 Stripe 目前在 25 个国家共设有 10 个办公室,并且有超过十万家公司使用 Stripe 的解决方案。

目前公司市值已经超过 92 亿美元的 Stripe,除了原本经营的新创公司市场以外,也想尝试跟比较大的公司,像是 Target、Under Armour 等做生意。尤其在亚马逊也使用 Stripe 的解决方案后,将有助于其拓展新的客源。

 

两位爱尔兰少年,如何靠 7 行程式码创立 2760 亿台币的公司?

这对爱尔兰兄弟是怎幺创立 Stripe 的呢?这就要从他们的求学故事说起。Collison 兄弟在中学时代的学业表现都很杰出:Patrick 在 16 岁时高中毕业,因为发展程式语言及人工智慧系统被评选为年度年轻科学家,并在 2006 年进入 MIT。John 则在数年后追随哥哥到美国,并进入哈佛就读。他们还曾经创造一个管理 EBay 拍卖的方法、并成立了一家 Auctomatic 公司,然后在 2008 年以 500 万美元把公司卖掉。

在 2009 年,两兄弟决定离开学校,开始思索、研究后来发展为 Stripe 的商业点子。他们观察到,许多新创公司空有产品与服务,但是财务基础架构就很欠缺。比如收款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常常要花上数个礼拜的时间跟金融单位打交道,才有办法弄出一个线上交易的平台。

举个例子来说,共享经济当红炸子鸡的 Lyft 要处理成千上万司机与乘客之间的付款,得花上 6 个月的时间才能打造出会计平台。「你得纪录哪笔交易属于哪个司机,付款时程以及处理拉里拉杂的监管法规」,John 说。「这些杂事让我们来做就好,客户专心经营企业要紧。」

Stripe 的解决方法是,只要在网页加入 7 行的程式码,就能搞定付款的事了。 所以之前要花上数个礼拜的活儿,现在只要「複製贴上」就成了。硅谷的程式创业家们也开始耳语相传这超方便的新架构。

弔诡的是,当初付款行业的老字号 PayPal 的共同创办人及投资者,如 Moritz、Peter Thiel 及 Elson Musk 也想投资 Stripe。「当初 PayPal 这艘船的推进器看起来很棒,可是十年过去后藤壶却长满了船身。人们观察到的是, 付款仍然不是一件容易事」,Moritz 说。

庞大的线上交易市商机,却也是竞争激烈的战场

美国人每天花在线上交易的金额是 12 亿美元。根据商务部的资讯,过去五年此金额翻了一倍,未来五年可能还会再翻一倍。Stripe 一年经手网路交易的金额以百亿美元计,恐怕有一半的美国人不知道他们买东西都是经由 Stripe 的系统付钱。Stripe 因站在风口上,其 92 亿美元的市值比跟它最接近的竞争者高上许多倍。

但支付行业是个残酷的战场。无数的新创公司、大银行、以及像 Google 及苹果这类的公司无不想尽办法用自己的系统赚进一分一毫。Stripe 虽然处在由银行、信用卡公司、及一堆金融法规控制下的险恶世界,但看在争取的是全球贸易流量这幺诱人的目标下,所以竞争者仍然前仆后继的出现。

Stripe 现在的直接竞争者就有这幺多:Braintree 支付方案公司(PayPal 子公司、2002 年卖给 EBay)、荷商 Adyen(老对手了,跟 Netflix、Airbnb、Uber 合作。这几家伙伴提供甚大的交易量)。还有 Square 专注在零售商的现场销售,谷歌及苹果把重心放在行动电话,以及阿里巴巴有客製化平台。跟大型传统零售商合作、老字号的大通支付科技公司以及第一资料公司正在努力地把它们的技术现代化。

最近 Stripe 与大家抢着要的顾客—亚马逊的新伙伴关係是个大亮点。 过去几个礼拜,Stripe 开始处理很大一部分的亚马逊交易量 。Stripe 跟亚马逊都不愿多谈合作的细节,只看到 Stripe 在网站放上亚马逊的标誌。不过 Stripe 所处理的交易量应该增加不少,亚马逊则一贯地不做评论。

此外,他们最近还雇用了 Susan Fowler —就是她在部落格中指控 Uber 的性骚扰公司文化,引发了一场内部调查,最终导致执行长 Travis Kalanick 的离开。Fowler 负责监督季刊 Increment 的发行,其内容为蒐集其它公司的工程师解决问题的经验。Stripe 也收购了专门针对应用程式、软体工具作案例研究的独立骇客(Indie Hackers)网站。

 

未来的 Stripe :被世界忽视、低估的地方,都会有我们的身影

目前 Stripe 是超过十万家企业的财务引擎。它储存这些企业的关键财务资讯,比如说信用卡号码、诈骗交易资讯,并支援像 Apple Pay 这样的新服务。Stripe 收取信用卡交易 2.9% 的服务费,量大另有折扣。 分析师预估每年经手的金额接近 500 亿美元,换算成营收约 15 亿美元 。扣除付给银行的服务费,剩下的才是 Stripe 拿到的。一般而言银行会拿走 2.5% 之多,不过 Patrick 强调 Stripe 利润比人们预期的好得多。

Stripe 持续耕耘新创公司的市场,期许自己成为下一个 Uber、Airbnb 背后的推手,并从其迅速成长中获利。「如果想想网际网路涵盖範围之广,不免让人期待还有很多可迅速成功的机会尚未实现」,Patrick 说。

这对兄弟的下一步计画是把更多工具绑到核心产品,让 2.9% 的服务费显得更物超所值。比如说有一个新功能「雷达」可以用来侦测诈欺交易。它是用人工智慧的方法,分析付款的模式、然后找出有诈欺嫌疑的交易。因为 Stripe 累积的交易数据如此庞大,相对于单一公司,它可以找到更可靠的侦测模式。「雷达」不用另外付费,但是 Stripe 也想发展可以收取月费的附加服务,例如对大型客户的支援等服务。目标是让这类型服务能像传统软体公司的生意模式一样,每个月享有高利润的月费收入。

Patrick 在一趟巴勒斯坦之旅后,对当地企业所说的话或许可以当作 Stripe 未来发展方向的注脚:只要企业需要,Stripe 会在世界任何地方,包括在巴勒斯坦提供服务。「特别是被世界低估、忽视的地方,我们反而对这些地方更感兴趣。」

 

资料来源

《Bloomberg》How Two Brothers Turned Seven Lines of Code Into a $9.2 Billion Startup

《Irish Mirror》Irish brothers two youngest billionaires on Forbes rich list

《GeekWire》Amazon quietly starts using Stripe to process some e-commerce transactions

 

(图片来源:Flickr ,本文提供合作伙伴转载。)


相关阅读